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又一年
点击查看大图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英语讲得不好。当跟人说话说到一半断词的时候我总是说:“抱歉,我才来加拿大X个月”,然后总是能得到诸如“不不不,你英语讲得挺好的。刚来几个月能讲成这样很不错了”的回复。虽然我现在英语讲得还是不好,但我忽然发现我再也不能用这个借口了。而记忆里,上一次用这个借口仿佛就在昨天。

一年里,从找实习失败到找到实习,从期待实习到实习结束,从决定工作到决定读研。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但细想又好像普普通通,就这么飞快地过去了。记忆大概是以光速运动的吧,所以每一个在当时看来都无比漫长过程,在记忆中都会成为一瞬。

一年半前的我,想到要出国时自然是无比激动的。那可是我第一次出国啊!而且要去的地方还是我向往的自由民主的西方。我喜欢加拿大,虽然它没有我当年想象的那么好。也正是在这里,我认识到了自由和民主是一个悖论。一个社会可以不自由不民主,可以自由不民主,也可以民主不自由,但自由民主是无法同时做到的。自由使社会高效,民主使社会公平,即公平和效率不能同时最大化。加拿大属于一个民主但不自由的国家。它讲究政治正确,所以表面上话可以随便说,但触及到政治正确问题便会被贴上歧视的标签。它征收重税以维持高福利,说得极端一点就是强迫人民给流浪汉买单。这样的社会生存压力小,人可以安逸的活着,但这就造成了社会效率低下。在加拿大,很少有人想去创业。

记得刚来的时候我抱怨过加拿大没有夜生活,各种商店下午就关门了。这句话只对了后面一半。温哥华的夜生活是在市中心。各种酒吧一直开到凌晨,也有人半夜在海边散步。市中心有一条街的夜店,这是晚上最热闹的地方。温哥华是个纸醉金迷的城市,凌晨的时候这里整条街都能闻到荷尔蒙的气息。这一年里被学长带着去了好几次夜店,虽然后来不怎么去了,但印象确实挺深刻的。对了,加拿大的冰酒特别好喝,啤酒就一般般。

这是一个完全在加拿大度过的一年,体验确实跟我在中国的20年完全不同。跟刚来时早早地做好长期打算相比,我变得更加迷茫了。现在想想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