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光之庆典
点击查看大图

光之庆典是温哥华为数不多的年度大型活动,简单来说就是连着放三天烟火。还记得去年的夏天,我为了看烟火特意往English Bay跑了三趟,每次还是开始前一小时就去沙滩上占位置。但只隔了一年,我就没有当时的热情了。这次知道活动时间是在坐公交时发现公交改道,然后在公交站牌的信息栏看到了活动信息。本来我当晚就可以去看第一场烟花,但当时一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有点懒得等,于是回了学校。这几天我确实特别浮躁,不想吃学校食堂便三天两头往市中心跑,每次都花掉近两个小时车程;不想背单词便经常背到一半开始玩手机,开始以为时间充裕然而到天黑才发现当天的目标无法完成;不想做实验便经常跑到实验室的沙发上睡觉,一睡就睡过去整个下午。我发现当事情特别多的时候我就容易浮躁,而一浮躁反而什么事情都不想干了,然后不停地欺骗自己还有时间。第二个烟火之夜我刚好又想去市中心吃饭,这次我是做好准备去看烟火的,于是特意将晚饭时间调后。饭后到English Bay,虽然离烟火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但沙滩上已经全是人了。我找了个位置等待烟火开始。光之庆典每晚都有一个主办国,当晚的主办国是澳大利亚。

烟火开始了。开场并没有什么惊艳的地方,跟中国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放的烟火差不多,无非就是多几种颜色。随着音乐进入高潮,烟火也变得密集起来。然后一首音乐结束,烟火也跟着结束,随后音乐进入下一首。就这样,烟火持续放了将近20分钟,虽然中间有几处小亮点,但总体还是比较平淡的,仅仅是几种类型的烟花变着花样排列组合。去年的光之庆典一场大概是15分钟,因此我以为当晚的烟火就这么快结束了。

这时,最后一首音乐进入高潮,烟火的风格突然变了。本来五颜六色的烟花一齐变成了闪亮的白色,像燃烧弹一样照亮整个天空。白色的烟花越来越多,最后一个音符时,无数梨花般的烟火一齐绽放,周围瞬间变成了白昼。我呆呆地看着天空,一种莫名的感动瞬间涌上心头。一片光明之中,我仿佛看见了我的回忆,它静静地躺在那片白光的深处,飘渺而又清晰。等我缓过神来,天空已经变得暗淡,只剩金黄色的流苏,缓缓下坠。烟火结束了。

整场烟火大约持续21分钟,虽然前20分钟非常普通,但最后1分钟的震撼已经足以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这便是惊喜:在我觉得它将要这样平静地结束时,它出乎意料地给了我震撼的一瞬间。回想过去,那些记忆最深刻的瞬间,往往不是取得最大成就的瞬间,而是最惊喜的瞬间。在我觉得一件事“就这样了”的时候,我坚持了下来,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结果。也许横向来比,它们并不感人,但正是这种糟糕的预期与惊人的结果的反差才是最宝贵的记忆。这大概就是“挑战逆境”的乐趣所在吧。

两天后,本来还有一场烟火,无奈没找到人一同前往,最后没有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