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家乡

刚来到温哥华时,我觉得这里自然环境真好。我的家乡曾经也像这样,河水清澈,绿树环绕。记得小时候的夏天,父亲经常带我去河里游泳,从没有人说河水脏。大概是我上初中开始,镇子里的经济开始腾飞,河水也变得浑浊了,虽说现在镇里贴出标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那个时候没人关心环境。我小时候本来有个国家级火力发电厂要建在我们县,但项目临施工的时候忽然传出发电厂一半机组被分建到隔壁县的消息,我们都义愤填膺。现在回过来看,幸好隔壁县分去了一半。家乡是个旅游城市,环境虽然不如温哥华,但在全中国范围内也算不错的了。我不记得家乡的雾霾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以前听到北方沙尘暴和雾霾的消息时,我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从来没有见过。

很多家乡人觉得家乡更好了,城区都建起了高楼,马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多了。但我却再也找不回原来的家乡了。比起拥挤的建筑,我更喜欢自然风光。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上海这座城市,那里根本看不到天际线。所以来到温哥华的那天,我就喜欢上了它,这里我仿佛看见了儿时的家乡,树木如此茂密,星空如此澄澈。所以我会想留在这座城市,我觉得跟温哥华比起来,家乡差远了,得益于加拿大宽松的移民政策,留下来也是非常可行的选项。

三年过去了,我依然喜欢温哥华这座城市,但是,我渐渐发现家乡并没有我以前想得那么容易割舍。人们都说,留学生一开始会觉得国外什么都好,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好山好水好寂寞,然后变得越来越爱国。我虽然不认同“寂寞”,但的确,在家乡的生活是更充实更惬意的。温哥华虽然到处都是中国餐馆,却没有一家餐馆能吃出家乡的味道;温哥华有全民医保,然而看个病可能要排几个月的队;更何况,来温哥华以后再也不能打家乡那边的麻将了。表面的繁华之下,温哥华也有黑暗之处,毒品犯罪,种族歧视。在政治正确的压迫下,已经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歧视性言论,但歧视,或者说隔阂,的确是存在的,只是变得非常微妙。不同族裔之间很少能成为好朋友,虽然表面上打着招呼,实际上进一步的对话就很少进行了。

上次回家,爷爷还是让我毕业后回国。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国发展这个问题,但现在我却越来越犹豫了。

家乡最无法割舍的其实还是家乡的人。他们讲着让我感到亲切的方言,过着让我感觉熟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