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阿尔伯塔历险记
点击查看大图

本来标题应该是阿尔伯塔之旅或阿尔伯塔之行,但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更像是历险。在阿尔伯塔的四天里发生了太多意外,但或许这就是命运?按照一般的定义,这次旅行无疑是失败的,但是回过头来想,这四天也是一种独特的人生经历。

 

第零天

早上十点,从温哥华机场坐飞机前往埃德蒙顿,与我约好同行的朋友从西雅图出发,本应和我同时到达,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坐上飞机,一连串的不幸事件就是从这儿开始的。下飞机后他打电话跟我说要坐晚上的航班过来,凌晨才能到。于是本来约好的他租车,变成了我去租车。在租车的地方因为预约人没到,发生了很多小插曲,大概下午三点我才把车开出来。埃德蒙顿的黄灯比温哥华短很多,于是在从机场开出的路上闯了好多红灯。从街边的超速拍照和闯红灯拍照告示牌来看,埃德蒙顿的电子警察比温哥华密集好多,希望没被拍走吧。

把车开进城区就已经下午四点了,该看的景点都来不及看了。于是我先找了个中国餐厅吃了个饭,然后咨询了一下服务员哪里好玩,服务员想了好久告诉我,跟温哥华比起来,埃德蒙顿没啥好玩的。或许真的是这样,从我朋友排的行程表来看,埃德蒙顿确实没有特别好玩的地方。

吃完饭我开车去了一个评分挺高的公园,在公园里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公园很大,但是不如温哥华斯坦利公园的景色好。有一条小河从公园穿过,在桥上可以看见许多人玩立桨冲浪,水流不是很急但也不平缓,顺流而下应该还挺有意思的。从公园出来后开车去了西埃德蒙顿购物中心,听朋友说这是加拿大西部最大的购物中心。因为阿尔伯塔没有省消费税,我买了副耳机。后来回宾馆发现耳机的按钮按下去手机没反应,于是我认为耳机是坏的,准备去多伦多换一副,但朋友因为来晚了没去成购物中心,非要第二天一早再去一次,我觉得可以顺便把耳机换了,也挺好的,就同意了。

第一天

以前的游记新的一天都是从上午开始,但历险记就有点不同了。凌晨,我们在酒店里睡觉,忽然隔壁传来了小孩的哭声,哭声越来越大,让人无法入眠。我们朝隔壁喊话,但哭声丝毫没有减弱。我们给总台打电话报告了情况,一会儿,隔壁的电话响了,哭声瞬间停了,电话结束后,哭声又开始了。难道电话是小孩接的?她的父母呢?感觉故事变得有点恐怖了。一会儿,当我们准备给总台打第二个电话时,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好像是小孩的父母回来了。他们试图让孩子不哭,但哭声仍然没停下来,反而他们的说话声让我们更加难以入眠了。我们给总台打了第二个电话,总台说会让他们搬走。但是他们搬东西很慢,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才静下来。等一切结束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们本来准备这天开八个小时车到班夫,看来计划泡汤了。

醒来已经是十点了,我们取消了晚上在班夫旁边的酒店,重新订了卡尔加里机场旁边的酒店。本来准备一路开有风景的小路绕到卡尔加里的,现在看来只能开高速了。上午先去购物中心,我去耳机店要求换耳机,经过检查,发现是我的手机插口有问题,但所幸的是店家还是给我退款了。购物中心有个室内的水上乐园和游乐场,因为昨天去的时候太晚了我没逛到那里。室内游乐场很大,还建有过山车。水上乐园有一片很大的“人造湖”,旁边还有人造海滩,或许在这里度过后两天也是不错的选择。

从购物广场出来,我们就出发去卡尔加里。开在高速上,先是下起了雷雨,然后下起了冰雹。冰雹越下越大,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我们被迫在紧急停车道上停下车,放眼两边,差不多一半的车在紧急停车道上停下并打起了双闪。我们打开谷歌地图看路况,果然刚刚就有人在前方撞车了。冰雹越来越大,到最后差不多有乒乓球大小,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好像马上就会把车窗打破一样。路上的车越来越少,也就大卡车和越野车敢在这种路况下行驶了。接着又刮起了大风,感觉车马上要被吹翻了一样。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天突然放晴,然后出现了一道彩虹,不过经历了这场可怕的冰雹,心里还是有点后怕。我们去途中的小镇恢复了一下心情,继续朝卡尔加里行驶。在卡尔加里城区吃完饭,我们去公园逛了逛,这时天空又乌云密布,我们打算赶紧开车去宾馆。去宾馆的路上刮起了大风,路边的路牌和红绿灯被吹得摇来晃去。我们的车方向一直很不稳,好像在风中瑟瑟发抖,说实话开得挺心虚的。所幸的是晚上终于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

总算是睡饱的一天。吃完早饭,我们出发去Bow Summit。过了路易斯湖,发现没有及时下高速,于是一路开出了阿尔伯塔,到BC省才下高速绕了回来。Bow Summit虽然风景很不错,但不是热门旅游景点,一路上没网没信号,只能看路牌开车。

回来后去了路易斯湖,虽然去年冬天去过一次,但夏天没有结冰的湖面看起来还是很不一样的。离开路易斯湖后前往班夫,又有不幸的事件在路上发生了。开车在高速超车道上被后面的警车鸣笛,我还以为他要逼停我,结果变道回主车道后警车就加速开走了。去班夫逛了一些小景点,准备去班夫城区时忽然发现装着护照的包丢了。这可是大事,我八月中旬还要去美国,肯定是来不及补新护照和签证了。我给班夫失物招领处打了电话,又给警察局打电话备案。过了半小时,警局来电要求我亲自过去一趟。到警局时他们已经下班了,按紧急铃把值班警察叫出来开门,然后在接待室等了半小时,另一个警察给我送来了我丢的包,说是一小时前两个人送到警局的。签完两张表拿回我的包,感觉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班夫来不及好好逛了,但其实班夫除了建筑有点风格外没啥特别的,就一个普通的度假小镇。我们开车经过班夫中心大概看了几眼,然后就启程回卡尔加里了。

第三天

我是今天下午去多伦多的飞机,所以今天其实玩不了什么。在机场旁的Costco吃完早饭,加完油,就去机场还车了。还车又是一个不幸事件,车身上多了一些刮痕,被要求填了一个事故报告,幸好我的信用卡附带租车保险,希望保险公司能顺利帮我解决这件事吧。在去多伦多的飞机上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四天发生的所有事,感觉确实更像是一场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