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一个人的毕业旅行
点击查看大图

从上完最后一门课到现在准备去工作,除了最初几天和春节,几乎都在四处漂泊。这次旅行我去了很多地方,也见了很多人,很多事,有了很多感悟。走遍中国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在这之前我基本只呆在浙江,去过浙江周边的省。这次毕业旅行之后,虽说还不算走遍中国,至少也向这个梦想迈出一大步了。

西藏

去西藏是很多人一直挂在嘴边却又一直没做的事。曾经我也是这样的人,直到我活着从西藏回来。西藏好玩嘛?不好玩。即使省府拉萨也远远落后东部三线城市。西藏值得去嘛?值得。如果没有去西藏,我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奔跑跳跃,体验高原反应,跟别人说我亲眼见过喜马拉雅山。我也不会知道我是有多幸运,不用像喜马拉雅山脚的藏民一样在恶劣的物质条件下生存,不用开车8小时去最近的医院。

关于我在西藏的所见所闻,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就不在此赘述了。从西藏回来,我休整了半个星期,做了一个脑部磁共振(比较担心高原反应造成的脑损伤,不过好在没有异常),就出发去了日本。

日本

我喜欢日本动漫,喜欢二次元文化,我从小学开始追柯南一直追到现在。我很早就想去日本了,所幸这次能够成行。考虑到日本个人签证比较麻烦,外国人又不能驾车,于是报了一个自由度比较高的团。

我们的飞机降落在关西机场。我在大阪去了通天阁和天守阁,在天守阁旁的护城河里坐了船。晚上去了梅田蓝天大厦,这个建筑非常奇特,它由两栋楼组成,一个圆形的观景平台连接两栋楼的顶部。在蓝天大厦里看大阪夜景,感觉就像在上海。接着我去神户吃了两百多美元的神户牛排,价格虽不菲但味道确实很棒。大阪是一个港口城市,港口边上有个摩天轮。虽然一个人坐摩天轮感觉很奇怪,但我还是去坐了,不知道自己上一次坐摩天轮是什么时候了。摩天轮上的风景很好,能看到繁忙大阪湾,要是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坐就好了。大阪周边我去奈良看了鹿,日本果然什么都看上去很萌呀。

之后我们团一路往东北方向走,经过京都,富士山和忍野八海,来到东京。秋叶原的二次元周边产品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我逛了一个下午(虽然什么都没买,因为感觉都有淘宝同款)。东京有一天自由活动,白天逛了几个东京地标,例如皇居和天空树,晚上去了银座和歌舞伎町。导游一直说歌舞伎町是红灯区晚上不要去,但其实非常安全,因为直到凌晨都全是人,只不过走几步就会有人上来问要不要“爽”一把,从人性的角度上说确实又不太安全。

在日本坐了几次新干线和地铁。车厢都非常干净,也非常安静,几乎没人讲话。很多上班族在新干线上睡觉,晚上更是有人在新干线上睡着。坐新干线时身边的日本人都戴着口罩,据说这已经是日本当下文化的一部分了。有人说这些体现了日本人的文明,但我觉得更明显的是整个社会的压抑。话说我在日本吃了很多拉面,感觉最好吃的还是暖幕,而日本的暖幕跟温哥华的暖幕没有明显区别。

回家时带了几盒白色恋人巧克力,挺好吃的。

黄山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登黄山的缆车只能送到半山腰,走到光明顶还是挺累的。中途能看到迎客松,感觉上没什么特别的。黄山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云海,云与天有一条非常明显的分界线,像是刀切出来的一样。透过云海可以看到绵延不绝的山脉,拿出手机随手一拍就是一幅水墨画,不知远处的人拍我时,是否我也在画中。

黄山让我感到最震撼的是挑山工,他们要把物资挑到山上,再把垃圾挑下山。一天挑两个来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光是下缆车无负重爬半程山路就已经很累了。

我们晚上住在光明顶旁的白云宾馆,傍晚时去远处的排云亭看了日落,然后沿着漆黑的山路走回光明顶。路上只有我跟朋友两个人,像极了野外冒险。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起床去光明顶等日出了,看日出的人很多,最好的落脚点早就被人占满了,我们只能在稍微远些的地方看。日出比日落精彩多了,刚开始是一个烧红的铁球从灰色的云海背后升起。不一会儿铁球越来越亮,慢慢开始发光,把整片云海照得通红。等到半个太阳出来时,阳光已经有点刺眼了,云海的颜色由红变金,非常漂亮。很快太阳就完全升起了,看日出的人也就回宾馆吃早饭了。

武汉

去成都的路上经过了武汉,正巧暑假实习时的同事是武汉人,她就说陪我逛武汉,不过最后倒是我也带她逛了武汉的不少新地方。刚来武汉的那天晚上受到了一些惊吓,先是火车站里有人拦下我问晚上要不要小妹妹,再是出火车站感受到了武汉司机贴着人开车的“高超技术”。

武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黄鹤楼边上的台阶,叫情人坎。台阶上写满了情话,是秀恩爱的绝佳去处。黄鹤楼反而没什么特别之处,而且据说是拆了又建,建了又拆,现在看到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代黄鹤楼了。武汉大学是全国最美的大学之一,可惜我去的不是时候,樱花没有开。

临走时去周黑鸭买了一盒鸭脖一盒鸭舌,在去成都的火车上吃着吃着就吃完了。

甘孜

甘孜也是藏族自治州,但甘孜藏民的文化水平感觉上显著高于西藏藏民。在甘孜走了泸定桥,去了海螺沟,看到了红石和冰瀑。也终于见到了真实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海螺沟属于高海拔地区,景区最高的地方有一条冰川挑战道(步行道),经过在西藏的锻炼,全程走下来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去海螺沟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只在云被风吹开的短短十秒看到了冰瀑,其他时候都在看云,挺可惜的。

成都

去成都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被同学带着体验成都生活。在成都我没有旅行计划,每天基本睡到自然醒。

来成都的第一天晚上吃了小火锅,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毛肚。宽窄巷子,IFS,到处都是成都美食。成都的川菜没有我想的那么辣,一边喝水一边吃辣真的很爽。

四川是大熊猫的故乡,这次去熊猫基地,很幸运地看到了熊猫打架。在熊猫园的两棵树间架了一座桥,有一只霸道的熊猫站在桥中间,凡是过桥的熊猫它都要上去打一架,然后把它们从桥上摔下去。许多熊猫被摔下去就从下面绕着走了,但有一只不服输的熊猫,不停地上桥,不停地被摔下去,大概重复了五次。后来这只熊猫独自去角落睡觉了,我感觉它抑郁了。桥上的“熊猫王”见无人挑战,也爬下数去睡觉了。熊猫真可爱,不管是打架还是睡觉都很萌。

看完熊猫在成都买了一顶可以竖起耳朵的熊猫帽,后来送给了表弟。

都江堰是成都成为天府之国的重要原因。几千年前,在没有物理数学工具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已经能够造出这样的水利系统,实属不易。

重庆

从成都回家的路上经过重庆,呆了一天。重庆是一座山城,非常立体,晚上的夜景相当漂亮。重庆二十层的楼房可能没有电梯,因为一层出门有马路,十层出门也有马路,十五层出门可能还是马路,住高层的住户就延盘山公路开到十五层然后走到家。所以在成都打车非常困难,因为打车软件不识别所在位置的高度。

重庆的辣是真的辣,但也很好吃。我一连吃了两碗酸辣粉,吃得很开心,但吃完肚子就不太行了,晚上上厕所更是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重庆是一座历史名城,成王败寇的故事在这里不断上演。成功的人迫不及待地在史书上写下自己的功绩,只有这座城市公正地记录着历史本身。

内蒙

内蒙几乎是密室逃脱之旅,我跟同学一直在玩密室逃脱,甚至从包头开车到呼和浩特就是为了玩密室逃脱。几年没在国内玩密室了,现在的机关已经比我在浙大上学时高级很多,基本不需要开锁,都是机械类机关,这次去内蒙见到了很多让我眼前一亮的机关。

内蒙的冬天很冷,我们两个人在大草原上瑟瑟发抖走了很久,他说他再也不来了。

我们还去了鄂尔多斯,中国的煤城。挖煤真的很危险,不管是煤井里的割煤刀,还是运煤的传送带,都是一碰就没命的东西。在鄂尔多斯的那天晚上下了暴雪,第二天回包头的高速公路封了。为了赶上飞机,我们在县道上狂飙。路上全是雪,几乎没有车,我们在路口为了躲避小朋友踩过急刹,车转了720度才停下来。

温哥华

去湾区工作前在温哥华逗留了一周。用了两天时间见了老同学们,然后就前往威士拿滑雪。这次连着滑了五天雪,是我的个人新纪录了。加拿大同等级的雪道比美国的难,威士拿我还是没敢滑双黑道,希望下次去的时候可以吧。

一些感悟

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生虽未读过万卷书,却已走过了万里路。

人生跟旅行很像,每个人都是来这世上呆一辈子,然后离开。人生从来就没有一定要完成的目标,就像旅行一样,热门景点很多人去,但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没有哪个景点是一定要去的。

我曾经觉得一些宗教信徒很愚昧,他们没有钱没有眼界,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宗教来逃避现实。但我在西藏看到的佛教信徒却不是这样,他们的虔诚是发自内心的,他们觉得自己来世能得到救赎,所以他们活得很开心。他们从来没想过要变得富有,甚至会拿出本来就很少的积蓄捐给寺庙。

我曾经觉得自己很幸运,我有文化有知识,不用去黄山当个挑山工,不用去内蒙挖煤。但他们真的活得很惨吗?不见得。我无法想象他们下班饿着肚子回家,吃到白米饭的那一刻能有多开心。但对于我来说,吃饭只是一个任务罢了。

我错了很久了,身边所有人都告诉我要出人头地,要做出一番事业,要衣锦还乡。所以我很努力,我知道自己上不了清华的那天我很难受,我拿到哈佛录取的那天我很开心。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受过的教育告诉我我要成名,要为社会做贡献,最好能拿诺贝尔奖。但我为什么要这些?而且这些一定好吗?从目前来看,科技的发展一定会让人类灭绝的那天更快到来。

我为了什么去旅行,又为了什么而活着呢?其实答案是一样的,我想要快乐。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不一定比藏传佛教的信徒、黄山的挑山工或者挖煤的农民工活得成功,我也没有理由有任何的优越感。人生从来就没有一定要完成的目标,无论它的名字有多么冠冕堂皇,当为之付出的痛苦大于达成目标后收获的快乐时,这个目标就已经失去意义了。而另一方面,无论一个目标的名字有多么荒谬可笑,当它带来的快乐大于痛苦时,这个目标就值得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