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人

一些纯粹的思考

呆在实验室的日子

毕业以后没啥地方可去,还是保持着毕业前的习惯天天来学校的实验室。虽然呆在这也不一定做什么事情,但至少能有一种充实的感觉。

第一次进实验室是在2015年春天...>>阅读全文

回不去的曾经

周六,晴天,打麻将。如果是五年前,我应该还在教室里上课吧。曾经的高中同学已经在母校当上老师了,刚还抱怨现在的学生不会吃苦,天天举报学校周六补课。

晚饭吃了两百多人民币,在国外生活了那么久,对这点钱已经不敏感了。十五年前上小学时,二十块已经能吃一顿很奢侈的饭了。上大学前,能在饭店吃饭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大多数时候,晚饭会去学生食堂吃,为了避免放学高峰吃不到饭,我们会订餐然后月结。食堂的菜既难吃又不卫生,学校对此的解释是食堂为外包,学校管理权限不大。有时候食堂吃厌了,就会去小店买碗方便面,或者叫外卖。我不住学校,所以可以出校门去拿外卖。但对于占绝大多数的住校生来说,拿外卖是件困难的事。学校不允许住校生出校门,也禁止学生吃外卖。当时给的理由是外卖使用的油不卫生。但其实学校食堂也半斤八两,我吃出过硬币,纸币,包装袋,虫子,塑料等等...>>阅读全文

未知

对未知的恐惧催生了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保险业。可惜,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保险的,比如前途这种比较虚的东西。放到三年之前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今天的我会是这样...>>阅读全文

春雪

已是三月份,但温哥华的雪还是下个不停。昨天晚上出门吃饭时还下的是雨,回来时就飘起鹅毛大雪,早晨出门时路上已然白茫茫一片。以前听过一个笑话,说10月份死在多伦多路上,尸体得等来年4月才能被发现。现在看来,温哥华也大有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阅读全文

在家的日子

距上次回国已经有一年多了。虽说四月份毕业肯定会再回家一趟,但因为机票不贵,智齿又经常发炎,我于是决定趁阅读周回一次家。回国行李非常简单,就带了药、冰酒和枫糖。坐飞机还是挺累的,但这次出发前我在电脑里装了好多游戏,倒也没觉得特别无聊。

我从上海机场出来后就直接去杭州...>>阅读全文